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足下登女鞋 » 正文

为逃离恶魔手,我重操旧业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18:58:10  

  由于她职业习惯的特殊性,记者选择在晚7点左右进行采访。想像中,陆薇即便不是衣着前卫也该浓妆艳抹,但当眼前这个峨眉淡扫,笑起来有甜美酒窝的醇美女生自称是陆薇时,还是让记者暗暗吃惊:“好一个漂亮小可爱。”

  “其实你不必选到下班时间来采访我的,我的作息时间很正常,是我忘了告诉你。”陆薇的声音如同她酒窝一样甜美:“我的职业你也知道,我也不用避而就虚地和你说话,我和肖震的相遇就是在我陪酒的酒吧,那年,我刚19岁。”

  陆薇是重庆妹子,家乡的山水养成了陆薇水灵灵的模样儿,高考失利后陆薇不愿复读,选择了成都一所大专院校学习美术专业。“我寝室的几个室友性格都挺直爽,很快我们就成了朋友。渐渐地,我了解到她们都在外面有兼职赚外快,好像从事的是酒吧工作,钱还挺多的。在此之前,我从来没去过什么酒吧,更不知道什么夜天使,于是我就像外星人似地问她们那是什么兼职。起初,她们担心我不能接受,还别别扭扭挺不愿意说的,后来吞吞吐吐地才解释清楚,我才知道她们是在从事兼职陪酒。你对这份职业了解吗?”

  见四川新闻网记者摇摇头,陆薇告诉记者,从事这行的女孩子形形色色,其中不乏有从事不正常性交易的人,但她的几个室友在这点上把握得很好,而且几个人同在一个酒吧可以相互照应,这样既赚了钱又维护了自身的安全。见陆薇没有过多排斥她们的兼职,几个女孩子唧唧喳喳开始动员陆薇一起做。因为选择的是艺术专业,每天的功课真的很少,但买工具和颜料的花费却挺高的,被她们说来说去,陆薇也心动了,答应第二天和她们一起去酒吧看看情况。”

  见陆薇长得圆润乖巧,酒吧张老板极力邀请她来兼职试试,并承诺如果刚开始陆薇不懂行,每天只要她来,就给40块工资,不存在酒水提成。“我没有拒绝张老板的邀请,通过半个月的适应,我竟然发现自己自带三分酒量呢,而且我的普通话在酒吧挺受用的,很多客人喜欢听我介绍酒水,偶尔遇到素质很好的客人,我会陪他们喝几杯,红酒少喝点不伤身体的呢。”陆薇抿嘴一笑,酒窝里似乎就盛满酒意。

  遇到肖震是一个周末的夜晚,张老板要她给九号桌的客人送酒,说那桌客人指明要陆薇介绍红酒。听了老板的话,陆薇不由得朝那边瞧了几眼,那桌共有4个客人,看上去不像那种猥琐的酒客,陆薇朝老板点点头,过去打招呼。

  “那桌客人没有过多询问酒品,随意点了三瓶高档红酒,我喜欢和这种爽快的客人打交道,于是和他们交谈起来。他们很健谈,也很规矩很有素质,只是其中有个人特别沉默,一杯一杯地喝酒却不敢正眼看我。他越不看我,我就越对他有兴趣,其他几个客人可能都看出他们这个朋友的异样,开玩笑说他一定是喜欢我,怕被我看出心思才猛灌酒的,说笑归说笑,但他特有的那种既男人又男孩的气质,让我心中涌起一种别样的情愫。”陆薇的眼中荡漾着丝丝温柔,让人看得心醉。

  连续一个星期,那个害羞的男子每天都独自来酒吧,点上一瓶红酒慢慢啜饮。不用老板示意,陆薇总是主动地为他送酒过来。起初两天,男子没有正眼看陆薇一眼,没有和陆薇说一句话,闷闷地喝酒闷闷地离去。直到第三天,陆薇送酒到他桌前时,男子请陆薇坐下陪自己喝两杯。

  “这句话好像我期待了蛮久似的,心里竟暗暗高兴。他还是不敢正眼看我,但我知道了他叫肖震,是一家外企的人事经理,也知道了他每天都来酒吧,不是为酒而是为我……”陆薇的脸蛋像被情人亲吻后一样变得粉红,她的表情让记者想起一种叫“法兰西之吻”的鸡尾酒。“爱情就这样在最不经意时降临到我身边,我爱上了肖震,他也那么那么地迷恋上了我,也许爱情本就不需要理由,我和他这两根永不会交集的平行线,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爱上了。原来,肖震的眼睛那么漂亮,当他直视我的时候,又变得那么深情无限。在他怀里,我就是个被宠爱的公主,一切都甜蜜得让我以为是梦,这么优秀的男人是我的,一定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。”

  爱到极限 他的占有欲让我无法呼吸

  和肖震交往之后,陆薇就辞掉了酒吧的工作。肖震的朋友圈子相对来说,都是社会上有身份有地位的白领阶层,除了那天几个铁哥们知道陆薇做过陪酒兼职,对外肖震介绍陆薇时,都刻意隐瞒了这件事情。

  “对于这个隐瞒我很理解,毕竟在酒吧从事推销和陪酒兼职,容易让人浮想联翩,特别在肖震的朋友圈里,这件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。但肖震似乎对这件事情非常在意,我辞掉工作后,肖震禁止我和室友的正常来往,他让我每天必须回家住。如果我晚上有课,他无论多忙也会来接我。在别人眼中,他是体贴入微的男友,但我不喜欢被他管,我是个很独立的女孩子,我希望有自己的朋友圈和生活方式。”

  有一次陪肖震到一朋友家做客,陆薇接到了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,是陆薇许久未见的一位男性朋友打来的。电话那头的男生似乎有些喝醉了,他絮絮叨叨地哭诉自己被女友甩掉的事情,这种情况之下,陆薇少不得轻言细语地安慰对方。过了几分钟,陆薇看到肖震的脸色越来越不好,眼睛也不停地瞄自己,显出很别扭很不舒服的表情。为了不打扰肖震,陆薇拿着电话走到阳台处,好不容易将电话那头的失意人劝得好些,终于挂了电话。陆薇舒了一口气,一看通话时间,足足打了半个多小时。

  “但我踏进客厅的时候,发现肖震直勾勾地盯着我,显然他感觉出和我通话的是个男性。他那种不信任带着轻蔑的目光盯得我浑身难受,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,凭什么要像个贼似的被他怀疑呢!我当时气不打一处来,穿过客厅直接甩门走人。刚走到马路口就被肖震给拦住,他一个耳光扇过来,把我给打愣住了。惊愕了几秒钟之后,我和肖震在街边拉扯起来。他的力气好大,把我快要给捏碎一样使劲地摇晃,我没有还手之力,眼泪停也停不住地滑落,我当时只是在想,我到底做错了什么,肖震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像个恶魔……”

  折腾了一个小时,肖震把陆薇紧紧抱在怀里说着对不起,他说他爱陆薇爱得不能自已,明明知道电话里的人只是陆薇的朋友,但他还是忍受不了要吃醋要揪心。刚才扇陆薇耳光,也是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,急得说不出话,才错手打了陆薇。“那天我第一次看到一个男人流泪,肖震颤抖着身体像个无助的小孩,深怕我逃走,用有力的手臂牢牢圈住我,那一刻我心软了。我捧着他的脸告诉他,我是那么爱他,怎么会舍得离开。我们俩就在下雨的街边抱着对方,之前的委屈和愤怒都烟消云散了。”陆薇说到这里轻轻地叹口气,尽释前嫌本该很高兴的,却被她的叹气声给变得有些气氛凝重起来。

  经历了那天的吵架之后,肖震对陆薇的看管从最初的直接了当,变成不露痕迹的监管。除了上下课在学校外,其他时间陆薇必须呆在家里。肖震下班就寸步不离地陪着陆薇,两人一起外出吃饭、看电影、逛街购物。陆薇的整个生活空间变得只有肖震一个人,两人就像联体婴儿一样,紧紧拥着对方,排斥其他一切异性。

  “在肖震这样的管制下,我只能用管制这个词语,才能说明我那段时间有多么压抑。你想想看整天呆在家里是什么样的感觉,我接受不到外界的信息,到后来我即使在学校上课,都没有什么可以和室友聊的话题了。我发现我变得敏感起来,一旦肖震工作加班,我就会疑神疑鬼怀疑,只要没课,我就逃命似地钻回家里,几乎失去与人交际的能力。渐渐地,我感受到肖震给我织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网,让我与外界隔绝,我变成了他的私有物,一想到这里,我就浑身发冷,害怕极了。”陆薇的声线崩得紧紧的,连记者都感到似乎真的有张无形大网朝我们这里扑来。

  陆薇最终选择了逃离,她留下一封信后,关掉了所有通讯工具,因为肖震没有陆薇任何朋友的联络方式,而陆薇又整整一个月没有去学校上课,所以她这一消失,好像真的从人间蒸发了一般,突然从肖震的生命中抹去。

  再次邂逅 明明相爱却无力续前缘

  “其实那一个月,我一直住在室友佳佳的家里。我找到了以前的自己,并在她朋友的介绍下,我们去到另一家酒吧做兼职,也许在很多人眼中,我是重新堕入花花世界,但我感觉自己能够呼吸了。也许,真的是我太笨,主动放弃了肖震,放弃了这一生中最爱我的男人……”

  在新的兼职酒吧,陆薇坚持着自己的原则,并重新回到学校继续自己的学业,期间不乏有客人追求,但陆薇的心中始终有肖震的影子,其他追求者和肖震一比较,陆薇立刻就产生排斥的情绪。既然无法接受其他男性,陆薇也就安下心来学会逐渐忘却肖震。

  光阴飞快地走过,今年4月的一个晚上,陆薇照例和佳佳一起去酒吧兼职。是命运的安排吧,肖震也和朋友来到了这家酒吧,直到陆薇端酒过去,才发现其中那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是肖震。陆薇当即傻在那里,那么久不见,肖震的眼神还是那么温柔那么深邃,只是这样的眼神已不再属于陆薇,因为肖震的身旁赫然倚靠着一个长发的小脸女孩。

  “显然,此刻惊异的不只我一人,肖震直直地看着我,他的表情有些木然又有些激动。我飞快地替他们倒好酒赶紧离开,一直冲到休息室,然后放声大哭。原来我是那么在乎他,看到他和别的女孩在一起,我嫉妒得发疯,我脑中一片空白,我就想哭出来,把自己所有的心事都哭出来。”陆薇使劲地眨眼睛,努力控制不让眼泪流下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哭累的陆薇鬼使神差地回过头,看到了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的肖震。俩人相对无语,肖震眼中虽没有泪,但感觉得到他那千疮百孔受伤的心在流泪。没有拥抱,没有离别后的感伤,肖震告诉陆薇,自从她不辞而别之后,她找遍了所有她可能去的地方,凌晨三更还开着车发疯似地在大街小巷乱转。在连续一个月的寻找无果后,他终于放弃了陆薇和两人的感情,却发现,自己再也无法像爱陆薇那样再去爱其他人,所以他拼命找寻和陆薇形似或神似的女孩,希望能代替陆薇的存在。

  “所以我看到那个小脸女孩,她的披肩长发,她的衣着化妆几乎和我一模一样,根本就是肖震刻意要求的,我心里一沉,说不出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。”

  “肖震说他知道我突然离去的原因,但他一旦拥有我,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占有欲。这种占有欲似乎只会在我身上发生,他和别的女孩交往,丝毫不会加以干涉。所以我和他心里都清楚,我们不可能再在一起的,那样一切都会恢复到起点,接下来不过是纠缠的重复发生,难道那样的痛一次还不够吗……”

  后记:陆薇告诉记者,她和肖震都心照不宣地没有要对方的联系方式。她也没有辞掉酒吧的兼职,因为心中仍旧冀望着肖震的到来,明知无果却无力抗拒那份想念。肖震似乎也和她心意相通,时不时会来酒吧坐坐,但身边再也没有倚靠的女孩。“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,心里乱得很,再这样每天盼着他来,我根本无法再去忘掉他,我……我到底该怎么办呢?(文中人名系化名)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